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淡风轻的博客

 
 
 

日志

 
 

《学记》:教育的老理儿  

2017-04-17 16:1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记》:教育的老理儿

 (2017-04-17 09:22:09)
标签: 

教育

 

文化

分类: 理论实践

段伟

《学记》是儒家经典《礼记》中的一篇,一般认为是儒家思孟学派的作品,成文于战国末期,尽管全文仅1229个字,但通篇名言隽语,喻辞生动,简约达练。它系统地阐明了教育目的、教育制度、教学原则和方法,并论及教学为师的道理,与《大学》所阐释道术互为表里,字字掷金,结合教学实践衍生出许多供人思考的内容。

《学记》开篇把教育的社会作用概括为“建国君民”“化民易俗”,古代教育是引导民众向善,并不断传承向善以期净化社会风气,其目的是成就“人生”。《学记》强调即便禀赋过人的天才,也要重视后天教育;即便学有所成,也要终身学习。

教育教学“五原则”

1.教学相长

《学记》在教育史上首次明确提出“教学相长”的命题,把教与学看作是教学过程中紧密相联、互相促进的矛盾体。“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不足”与“困”是学者进取的不竭动力,亦是学者立身的起点。对于教师而言,学习者与教学者是共同符号,教育的过程,就是最好的学习过程,同时,学生是鲜活的、富有新意、永远不能完全预期、充满张力的资源。学生的质疑时时冲击着老师已有的知识储备,尤其是学生的独到理解启发教师思维,找到新视角,是促进老师不断学习的外部力量。

2.藏息相辅

《学记》指出:“大学之教也,时教必有正业,退息必有居学……故君子之于学也,藏焉修焉,息焉游焉。”即按规定时间进行的正课学习,与课外练习必须兼顾,相互补充,相互促进。课外练习可以深化正课学习的内容和提高对正课学习的兴趣。“藏息相辅”的教学原则要求课外练习与正课学习有机配合,学习与休息兼顾,学习与游乐相间,亲师与乐友结合,使学习成为学生的一种内在需要。

3.豫时孙摩

《学纪》在总结“教之所由兴”和“教之所由废”的重要规律时指出:“大学之法,禁于未发之谓豫,当其可之谓时,不陵节而施之谓孙,相观而善之谓摩。此四者,教之所由兴也。”豫、时、孙、摩,就是教学成功的四个基本原则。豫,预防性原则,在学生不良行为发生前就加以防范,否则积习难改。时,及时施教原则,抓住最佳时机,及时施教,因势利导,就会取得良好的教育效果。孙,循序渐进原则,教学必须遵循一定的顺序,根据学生的年龄特征和接受水平妥善地安排教学进度。摩,学习观摩原则,学友间相互观摩,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就能共同进步。反之“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

4.启发诱导

《学记》主张采用启发式教学,激发学生学习兴趣,充分调动学生学习和思考的积极性、主动性,指出:“君子之教,喻也,道而弗牵,强而弗抑,开而弗达。和易以思,可谓善喻矣。”这就从三个方面概括了启发式教学的要点:一是“道而弗牵”,教师积极引导学生,而不是硬牵着他们走。二是“强而弗抑”,即严格要求学生,不断进行勉励和督促,而不是压抑他们。三是“开而弗达”,即诱导不强牵,劝勉不强制;指导学习的门径,而不把答案直接告诉学生,促使他们独立思考。

5.长善救失

《学记》指出:“人之学也,或失则多,或失则寡,或失则易,或失则止。教也者,长善而救其失者也。”指出了学生学习过程中比较普遍存在的四种毛病,即贪多务得、片面狭窄、贫乏浅薄、畏难不前。这四种毛病又是个体心理差异造成的。教师只有了解学生的这些心理状态,才能矫正这些缺点。

善教者使人继其志

《学记》对教学方法的论述,不甚具体。结合教学原则大概为讲解、问答、练习和类比四种。

1.讲解:教学离不开讲解,讲得好坏,除了正确地掌握内容以外,关键就在于教师的口头表达能力和严密的教程。因此,《学记》向教师提出了三点要求。

第一,“约而达”。就是说教师讲解须简洁扼要,将主要意思充分表达出来,不要啰唆和含糊不清,做到明了透彻、少而精。

第二,“微而臧”。教师讲解要有重点,要精辟;既要把教材的精华讲出来,又不要平铺直叙,做到“尝一脟肉,而知一镬之味,一鼎之调”。

第三,“罕譬而喻”。意思是举例不在多,却很能说明问题。教学少不了举例,“举事以类义,援古以证今”。例子须典型,有代表性,用得恰到好处,就能化抽象为形象,化深奥为浅显,开导阻塞,启发思维,达到简约深刻,教略学丰。

2.问答:关于问和答,《学记》是从两个方面来论述的。

首先,如何提问。《学记》认为提问应按“先易后难,先简后繁”的顺序为宜。一个善问的人应当像匠人攻伐坚木那样,“先其易者,后其节目”。当然,也不排斥在某种情况下,有时是需要单刀直入、提问难点的。

其次,如何回答问题。《学记》指出要注意两点:一是教师回答学生提的问题,要大小得当。如果学生问的问题小而浅,教师就不要小题大作,旁征博引。如果学生提的问题大而深,教师就要深入地进行分析,作出正确的回答。学生回答老师的提问也是一样,大小适宜。二是要求从容问答。提问题要从容,回答问题也要从容,这样才能把道理说透。

3.练习:什么是练习法?《学记》没有作正面的回答和阐述,只是举了“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始驾马者反之,车在马前”三个例子。其意是:“优秀的冶金工匠的儿子,一定先学会用皮子镶嵌成衣(知“形”);优秀的弓匠的儿子,一定先学会用柳条编织成箕(知“性”);小马学驾车与我们习见的情况相反,它是跟在车子后面的(知“由”)。人们懂得这三层道理,就懂得怎样治学了。

4.类比:《学记》还主张教学中多运用“比物丑类”,用同类事物相比较,使学生能触类旁通,举一反三。这样不仅由此及彼,因理推论,巩固消化运用已学知识,而且还能使学生扩展知识,猎取知识,发展能力。

中国古代教育学的雏形

《学记》的终结段,回应开头,作者从君主的高度,解说了为何要“务”教育之“本”。教育成就的圣人,有无所不施的大德,有无所不容的大道,有无所不诚的大信,有无所不可的大适。才华、胸襟、诚信、抗挫折能力这样四个标准,在2500年前提出,到今天却依然不失为先进的人才观念。

如此,《学记》显然不是孤独的灵魂闭门造车、冥思苦想的结果,而是对当时的各家各派相互批判、吸收,而后才成的一家之言。可称为中国古代教育学的雏形,是中国教育史上极为辉煌的遗产。

读《学记》,常读常新,永读永获。初读如临渊谷,再读味如干柴,三读始尝甘甜,数遍之后,便知个中滋味。有人说,中国教育理论在世界教育理论空间中“集体失语”,只有西方教育理论在“独白”,这令人感慨。难道《学记》不是世界教育的通用读本?!

诚然,今日研读《学记》,我们固然要心怀学习与敬意,但是,我们也应该在与《学记》的阅读与对话中,保持反省与质疑。与《学记》“保持距离”,便是为理性的批判与反省空出地盘。比如:《学记》的不足之处是偏重于教学论方面的内容,对于教育基本理论及德育、体育等方面论述甚少。《学记》对人的发展讲得并不明显,远远不如荀子。

尽管《学记》有瑕疵,但是,我们在《学记》古朴的教育思想体系中,多多少少可以找到现代教育心理学、教学法等各种观点的胚胎与萌芽,《学记》是对一种人文教育的最好的注解和指导,非常值得我们去品味和思考。


            也说《学记》教育的老理儿


武书育


段伟老师的文章《〈学记〉:教育的老理儿》,论述了《学记》作为中国古代教育经典的重要价值,分析了《学记》关于“教育教学的五原则”和“善教者使人继其志”,对我有很大的启发。在此我再补充《学记》关于发挥学生主体作用的一点浅见。

提起中国的传统教育,其教学方法似乎就是死记硬背、填鸭式教学,全然不顾学生的认知水平和接受能力,更不注意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事实如何呢?我们从《学记》中可以看到,重视学生的主体作用贯穿了全文。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强调学习者与文本对话。《学记》“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这是在强调学习的作用。在学习方法上,强调学生与文本的对话,而不仅仅是听先生的讲授。犹如说“要想知道梨子的味道,就要亲口去尝梨子”,“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要了解“至道”不仅要听先生讲,还要自己去读,即和文本对话。

重视开发学生的非智力因素。“比年入学,中年考校。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视博习亲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谓之小成;九年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谓之大成。”

这段说的是对学生的考核评价。从考核内容上看,不仅考查学生“离经、博习、论学”这些对经典的认知水平即智力水平,更考查学生“敬业乐群、亲师取友”等非智力因素,着重关注“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这种良好品质的形成。

给学生留下思考的时间和空间。“未卜禘,不视学,游其志也。时观而弗语,存其心也。幼者听而弗问,学不躐等也。”从官府督学,到任课教师,都要给学生留出按自己的心智和认知水平设计学习的时间与空间,而不应急于求成。现在流行的“教育是农业,不可揠苗助长”“时光不语,静待花开”等教育思想,都能在此寻到滥觞。不仅如此,《学记》还着重批判了教师只顾教学进度,不顾学生感受和接受能力的错误做法,并指出了其危害,“今之教者,呻其占毕,多其讯言,及于数进,而不顾其安。使人不由其诚,教人不尽其材。其施之也悖,其求之也佛。夫然,故隐其学而疾其师,苦其难而不知其益也,虽终其业,其去之必速。教之不刑,其此之由乎!”深刻阐释了这种照本宣科、满堂灌、满堂问的做法,导致了学生厌学恨师、终无所成。

《学记》一文作为《礼记》中的一篇教育著作虽诞生于两千多年前的农耕时代,但其深刻的思想和精辟的阐述对我们今天的教育教学改革仍然具有借鉴意义,让我们“念终始典于学”。它是中国教育史上,也是世界教育史上第一部教育学的专著,比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的《大教学论》早面世一千八九百年。从这个意义上说,研读《学记》,学习和传承先贤的教育思想,不仅能够提升我们的思想底蕴,也有助于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教育自信。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